黎明液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税收地雷凸现农村利益冲突-【新闻】谷精草属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3:31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滤芯厂家

“税收地雷”凸现农村利益冲突

“暴力征税今后也许不能完全杜绝,但像王幸福调查材料中讲的这么大规模、大范围的暴力征税,河南农村肯定不会再有了!”河南省农监办副主任丁心奎说。 王幸福有望成为今年中国最有名的农民。这位河南宜阳县满丰凹村的前民办教师,从2002年11月至2003年3月,自费调查了宜阳县在征收农业税过程中,230余户农民遭遇殴打、非法拘禁、抢粮抢物的情况。他把自己撰写的材料复印了1000份,寄送给中央及河南省的有关部门。从今年7月初开始,海内外300多家媒体报道了他的事迹,或转载了相关报道。 “王幸福向我们反映宜阳暴力征税情况之前,没有一个农民向我们反映,就连宜阳县也没有人反映。所以,我们一收到王幸福的材料,都非常吃惊。”丁心奎说。 2002年,农村税费改革第一年 从直观层面上来看,宜阳县暴力收税事件,反映的是乡村干部不依法行政的问题。从更深的层面来看,它是农民与乡村干部的诸多矛盾、对峙、冲突,在税收这个引爆点上的爆发。 2002年我国农村进行的税费改革,把过去对农民的乡统筹、村提留、农业税、财产税、屠宰税这5种向农民收的税费加上一些集资,通通合并作“农业税及农业税附加”,乱集资、乱摊派的东西取消了,农民负担有一定幅度的减轻。所以,税费改革总体上对农民是好事。那么,为什么在税费改革进行的第一年,宜阳县就爆发了乡村干部与农民在税收问题上的冲突? “农村的情况相当复杂!”省农监办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主任丁心奎说,“承包地纠纷、宅基地纠纷,或者乡、村两级欠农民的钱,都可能导致部分农民不愿意缴税。税费改革后,中央规定对以前的尾欠一律不准清收,所以,以前缴税的农民可能觉得吃亏了,也不想再缴了。而拖欠税款一旦形成了面,也是不得了的。这种情况下,有些乡村干部就采取了强硬、过火的措施。” 接受记者采访的修武县一名离休干部印证了他的这个说法:“我们县里,有好几个村的群众常年反映村干部贪污问题,上级没有解决,这几个村的群众就全村顶住不缴公粮,现在已经几年了,县里、乡里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王幸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委婉地提到:“农民没及时缴税,大多数有需要合理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比如村乡两级欠他们的钱不还、该分地的没分地、计税地亩有差错,等等。” 但丁心奎又认为,“不管怎么说,你乡村干部直接去收税,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农业税应该由农税征收人员去收;农民不缴税,你可以起诉到法院,由法院判决、执行。但现实中不是这样,都是乡村干部去做工作。而有些乡村干部与群众本来就有纠纷,双方都带着情绪。这样,就免不了会发生冲突。” 事实上,河南各地乡村极少有因农民欠税而起诉到法院的案例,即使收税方起诉了,法院判决了,他们通常也不愿意去执行,因为相对于每户农民一二百元的欠税来说,法院的执行成本太高,执行难度也未免太大。 让很多基层干部和农税征收人员困惑的是,现在的农业税征收程序,根本就无法可依。 “2001年5月1日起施行的新《税收征管法》,在附则、第九十条专门说了一句:‘耕地占用税、契税、农业税、牧业税征收管理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另行制定。’实际上,后来国务院也没再颁布相应的条例。在这4种税里,农业税的收税面最广,牵涉的人最多,如果农民跟我们较真,说你们征收农业税的程序有什么法律依据?我们还真是无话可说。”河南省农税局副局长李慧勇说。 来自国家税务局的消息说,《农业税收征管条例》将于今年出台。这个预期寿命不会超过5年(5年内全国取消农业税)的条例,应该能够规范目前较为混乱的农业税征收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农民与乡村干部的对峙立场。 很多人不了解的另一个背景是,在有着4.3万多个行政村、1900多万个农户,7700多万个农民的河南省,省政府对向农民收税一直是非常谨慎的。“单就农业税来说,从2002年税费改革开始,到现在为止,全省没有发生过一起恶性案件。”省农税局副局长李慧勇说。 在每年的“两会”、“双节”期间,河南全省都暂停向农民催缴欠税。对此,有的省人大代表还很不满意,在人代会上说:“既然是税收,就带有刚性,不管是‘两会’还是‘双节’,都不应停止征收。” 有关部门的解释是:“一是现在农业税90%以上的大头已经入库,只剩下了少量尾欠;二是为了保证‘两会’顺利召开,保证‘两会’期间社会稳定,以及让老百姓过一个祥和、安乐的元旦和春节,所以要暂停征收。暂停征收只是临时性的权宜之计,并不是以后就不收了。” 警惕弥补财力新招数 不可否认的是,税费改革一开始,农业税的征收问题,就裹挟了乡村干部与农民的利益冲突。 税费改革前,河南农村税费年收入总额101亿元,改革后预计可收63亿多元,差额35.8亿元。改革开始后,中央财政向河南省转移支付24亿元,其他缺口资金,由河南省自筹解决。 “税费改革后,县、乡政府,特别是一些农业大县以及纯农业乡的收入是减少了,但他们的财力不一定减少。”省农监办副主任丁心奎说,“新的财政来源,主要是中央和省里的财政补助,减多少,补多少。所以,他们的运作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财政补助针对的是正式编制序列中的人员。河南省的乡镇政府,按照正式编制,一个乡、镇不会超过80人,实际上,全省没有一个乡镇不超编的,就连一二百人的乡镇政府也不少见。 税费改革后,除了农业税,其他费都不准收了,这些超编的人靠谁来养活?另外,税费改革后,河南省对村级经费定的是“大村2.5万,小村2.3万”,省里的干部认为这笔经费“应该能保证它的基本运转”。但是,河南这个地方,村与村相差太大,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的村子都有,穷村、富村、不穷不富的村也都有。在相当多的村干部看来,一年2万多元是远远不够花的。 在王幸福的调查材料中,提到了乡村干部用种种借口,多收农业税及搭车收费,导致农户不愿缴税的情况。 “税费改革中,农民向我们反映最多的是水费。”省农税局副局长李慧勇说,“按说水费是经营性收费,由水利部门来收。你浇多少地,就该缴多少费,但是,因为计量不便,核算起来也非常麻烦—地都连着呢,这水浇了谁家的,没浇谁家的?水利部门是从闸口放水开始算起的。我只要放水了,你就得给我钱。所以,很多地方就由乡村干部来收这个钱。比如乡里按每亩地20元收水费,收上去后,县里按一亩地15块钱要,乡里就落了好处。县里再往上缴时,也不是按每亩地15块,所以县里又落了好处。因此,各级政府对收水费的积极性都很高。” 记者了解到,除此之外,计划生育罚款(或出卖生育指标)、农民建房批地,以及村里留下部分承包地不分,以赚取承包费收入等,都是乡村干部“弥补财力不足”的常用办法。 2004年,降税与直补 2004年,中央决定降低农业税税率,并对种粮农民进行直接补贴。河南省的农业税税率由税费改革时核定的7%下调到4%,减税前,全省农业税年收入51.17亿元,此次减税21.93亿元,加上直补11.6亿元,农民负担一下子减少了60 % 以上。 今后,农业税每年还要降低一个百分点。农业税不断下调,是否意味着乡村干部的财力空间不断被压缩?是否会构成乡村干部增加农民负担的压力因素? “今年减税以后,乡镇干部对于运作困难的反映不是很大。因为中央拿出了一部分钱,对我们进行转移支付。当然,乡镇政府的财政缺口也有,但不完全是降税带来的,比如它过去的税收就很少,财政收入状态就差,加上机构臃肿等等,这些问题的解决,一方面有赖于配套改革,另一方面,中央应该继续加大对粮食主产区的扶持力度。”省农监办副主任丁心奎说。 实际上,农民负担反弹的压力不是没有。今年夏征期间,河南省委、省政府接连不断地收到一些地方的乡村干部乱收费、乱集资,或者钻粮食价格的空子,强制向农民低价征收粮食,抵顶农业税的情况汇报。省里的领导层非常震怒,紧急召开会议,责成省纪委、省监察厅、省政府纠风办、省财政厅、省农业厅联合组成4个案件督查组,于6月13日分赴信阳、南阳、驻马店、许昌4市,对夏征期间发生的7起加重农民负担的案件督查督办。负有相关责任的39名县、乡、村干部受到了撤职、罢免、党内警告或行政记过处分,其中包括两名县委副书记和两名副县长。 与此同时,一些市级政府也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对加重农民负担的事件进行了迅速处理。三门峡市卢氏县一些乡镇强行收取农民种植袋料香菇的“袋料费”。有两个乡的群众集体去三门峡市政府上访。市政府立即派出调查组,调查核实此事后,责令卢氏县有关乡镇,在两天内退还向农民收取的全部“袋料费”。 今年4月份,河南省农监办、纠风办还将农民负担问题比较突出的新野、邓州、原阳、平舆、濮阳、息县、鄢陵、永城、尉氏、滑县、宜阳等11个县市列入2004年重点监控范围。 凡重点监控期间对存在问题整改不力,或出现新的严重违反减负政策的县市,下一年将继续列入重点监控范围。对连续两年纳入重点监控的县市,将实行“一票否决”。 “把11个县列为农民负担重点监控县,是带有警示性的。”省农监办副主任丁心奎说, “对于农民举报的问题,我们查处的力度非常大。中央和省里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拿出这么大的财力搞减税、直补,今年又是《行政许可法》实施的第一年,哪个干部敢冒这么大的政治风险,跟中央对着干?他可得掂量掂量。” 5年以内,农业税全部取消 在媒体有关王幸福事件的后续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按宜阳县财政部门的统计,2003年和2004年的征收农业税额逐年大幅下降,今年该县的应征税款为981万元,减掉国家划拨的粮食补贴,全县实际负担农业税445万元,人均实际负担7.5元。今年全县的征税工作在10天内全部结束,非常顺利。” “情况确实是这样的。”省农监办副主任丁心奎说,“据我所知,很多县、乡一周内征税工作就结束了,最典型的是汝南县一个农民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村一下午就全部征完了。” 是不是农业税越少,就越好征收了? 丁心奎说:“从2002年农村税费改革开始,农民负担减轻的幅度较大,群众情绪一直比较高,今年又降税、直补,加上河南小麦丰收,总产、单产都是历史******水平,而且粮价上涨——去年粮价每斤是3毛到5毛,今年很多地方都是7毛多,打下来就卖!我到农村去,农民们都欢欣鼓舞。为什么今年夏征特别顺利?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7月5日,在全国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再次强调:“中央决定,用5年时间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取消农业税,同时推进综合配套改革。” 温家宝并强调:要“防止减免农业税后,农民负担又从其它‘口子’冒出来”,要“通过改革,确保基层组织有效运转,确保农村义务教育等事业健康发展,确保农民负担不反弹”。 河南有很多农业大县。农业税全部取消后,这些农业大县如何运作?乡村干部如何工作? “农业税全部取消后,农业大县的财政收入,一是中央的转移支付,二是中央批准的配套改革,如改制、裁员等,达到减支目的,三是通过经济发展,在其他税种方面努力实现增收。”省农监办副主任丁心奎说。 他说,很多问题,到了最后,都需要深层次的配套改革。而政府部门改革的趋势,是政府的职能越来越弱化,包括撤乡并镇、裁撤“七站八所”等都是大势所趋。 省政府那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乡村干部过去的工作是‘要粮(公粮)、要钱(收费)、要命(计划生育)’,现在政策不允许乱收费了,农业税(公粮)很快也要取消,乡村干部实际上也没多少事可干了。但是不管现在还是将来,乡村干部工作中很大一块是农村的稳定。根据中央政策,现在的减税和以后的免税,都是为了农村稳定。”

波纹管减压阀

蜗轮球阀

干式阻火器

气动阀门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