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液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黎明液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产千斤的黑心猪油多被销往学校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3:52 阅读: 来源:黎明液压滤芯厂家

在地沟油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黑心猪油出现了,陈强夫妇在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小作坊里,每天生产出千斤的黑心猪油,销往千家万户和学校。作坊里发出的真正恶臭味连陈强的儿子都忍受不了。

据现场执法人员介绍,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作坊内,堆放着两口大锅,里面还有熬制好未装箱的猪油,地面上散落着白色但已经泛黑的油桶。炎热的天气里,堆放在角落的猪内脏、死猪肉散发出阵阵恶臭。

这种用死猪肉生产出来的猪油含有毒素,是不能食用的。人们在不知不觉中食用黑心猪油,平常似乎看不出什么,可吃的时间久了无异于慢性自杀。

从屠宰场、农贸市场收购废弃的猪肝、猪皮、猪肥膘等下脚料,在恶臭弥漫的无证小作坊经过简单的火炼过滤就制成了猪油,然后销售给批发商,再以零售方式销往工地、学校、餐饮店。这就是江苏省南通市联合执法队查获的黑心猪油生产制作销售链条。

近日,南通市公安局港闸分局经侦大队以及工商部门组成联合执法队伍,通过长期排查窝点,在204国道当场截获一批正准备运往江西的黑心猪油,经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南通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出具的检验报告,这批猪油均不符合标准。警方当即对在场的陈强、张美兰夫妇进行控制,并在其加工猪油臭气冲天的小作坊内,查扣了大量猪下加料及未完成的猪油。

日产千斤黑心猪油

在接受讯问时,陈强、张美兰夫妇交代了自己用猪下脚料熬制猪油的违法事实。

陈强称,他与妻子张美兰文化程度不高,仅靠种地获得收入较少。2010年,陈强在与朋友聊天时得知熬制猪油很赚钱,便动了歪心思。他从屠宰场、农贸市场以7毛一斤的低价收购大量猪内脏、猪肥膘及死猪肉,在南通市港闸区某村内租了一间民房,雇了4名工人炼制猪油灌注到铁桶内,日产量最高可达千斤。

后经一个曾贩卖过黑心猪油的朋友介绍,陈强认识了远在江西的某粮油供应商魏华。陈强将猪油以每斤2.85元的价格出售给魏华,通过物流公司发往江西。魏华再将这些猪油贴上商标,包装与其他正常生产的猪油无异,最终销往千家万户。

执法人员在查获的两大本销售账本中发现,短短两年间,陈强、张美兰夫妻俩销售黑心猪油给魏华共计20次,销售给其余零散供货商5次,供货32万斤,进账70万余元,盈利40万余元。

自家孩子难忍恶臭

陈强交代,起初他并不知道黑心猪油对人体有害,只因为他觉得用死猪肉生产出来的猪油很恶心,所以他和妻子都不愿吃自己生产出来的猪油,而是去超市购买质量好的油。

据现场执法人员介绍,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作坊内,堆放着两口大锅,里面还有熬制好未装箱的猪油,地面上散落着白色但已经泛黑的油桶。炎热的天气里,堆放在角落的猪内脏、死猪肉散发出阵阵恶臭。整个生产环境十分恶劣,屋内散发的浓重的腥臭味儿令在场人员无不作呕。

而警方在调查走访时了解到,住在加工猪油作坊旁的居民经常因为恶臭上门抱怨,并找陈强与张美兰理论。而他们夫妇的孩子也因受不了这气味而选择住校。然而,这一切都打消不了两人对金钱的痴迷,两年来,他们吃住都在小作坊内,在苍蝇乱飞的环境内用满是污垢的工具制造出令人作呕的食用猪油。

多被销往学校工厂

陈强交代,因怕有关部门检查,他通常只在夜晚进行加工,所以两年来并没有被质监部门、工商部门当场查获。

而正是这种连生产商都不敢吃的猪油,在经过包装后被销往了学校、工厂。在魏华的账本里显示,这些黑心猪油的买家不乏一些单位的集体食堂。

8月23日,陈强夫妇正式被检察机关公诉。此前,嫌疑人魏华已被移送江西警方。

微微健康新闻:且不说陈强夫妇自己都觉得生产出来的黑心猪油很恶心,黑心猪油含有毒素,是不能食用的,如果长期服用相当于慢性自杀。廉价地购买劣质的猪肝、猪肉作为原料,陈强夫妇靠着黑心猪油赚着黑心钱。

中餐厅定做制服

吴忠订做工作服

广元制作西服